当前位置:首页 > 养生之道 >

虚静地生存

作者: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:养生之道

在人体三宝“精、气、神”中,养生家主张形神共养的原则,并尤其注重养“神”。

既然形和神是相互依存、相互制约的,那么在炼养时就必须兼顾。

炼形是指锻炼人的形体,使形体健康、强壮。一般采用运动、导引、按摩方法,兼顾饮食、起居、房事等。

所谓炼神就是炼养精神,使心强脑健。

因为“神”是“形”的主导、主宰,所以炼神是至关重要的。太上养神,其次养形。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说:“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?”“独立守神”。只有“得神”、“守神”,就能百病不生,健康长寿。反之“精神内伤,身必败亡”(《素问·疏五过论》)。“神”一旦受伤、衰竭,那么身体一定会随之得病、死亡。

《庄子·德充符》讲了一个故事:春秋时鲁国的孔子在出使楚国的路上,偶然看见一群小猪,围在一头已经断气的母猪身边吸奶。忽然间,孔子惊奇地发现,所有的小猪都惊慌失措地吐出口中吮吸的乳头而四下逃窜,原来它们觉察到自己的母亲已经丧失了内在活力而只徒存躯壳。庄子说:小猪“所爱其母者,非爱其形也,爱使其形者也”。庄子所注重的并非事物的外在形态,而是支配形体的内在精神。

老子说:“谷神不死”。“谷”,河上公解释为“养”,就是说人能养神则不死。

庄子说:“纯素之道,唯神是守,守而勿失,与神为一。”(《庄子·刻意》)最根本、最纯朴的养生之道,就是守神。

吕子说:“精神安乎形,而年寿得长焉。”(《吕氏春秋·尽数》)形体中精神安定,则可长寿。

淮南子说:“长神为主,形从而利。”(《淮南子·原道训》)以养神为主,形体自然从中获益。

司马迁说:“神者,生之本也;形者,生之具也。不先定其神形,而曰我有以治天下,何由哉!”(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)精神是生命的根本,形体是生命的依托,主张养神为主,配合养形。

既然养神如此重要,那么如何养神呢?古代有一个姓纪的人,替大王饲养斗鸡。过了十天,大王问:“鸡养好了吗?”姓纪的回答:“还没有,正虚静以积蓄它的气。”又过了十天,大王又问:“养好了吗?”答:“还没有。”再过了十天,大王又问,姓纪的说:“这一次差不多了。”待放出来一看,像木鸡似的,却已经养成了“德”,其他鸡一见都不敢应战,纷纷败走。

这是《庄子·达生》篇说的一个故事。

为什么这只“木鸡”反而能吓跑其他斗鸡?关键是这只木鸡在看似木呆的外形里面积蓄了强大的能量,这是通过“虚静”的方法获得的。

所谓“虚静”就是恬淡虚无,清静无为,少积寡欲,寂然勿躁,无思虑,静然不妄动。也就是排除内外一切干扰,意念彻底放松,进入虚静状态。

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结果呢?用现代语言来说,就是最大限度地降低人体生命活动的能量消耗,最大限度地减缓新陈代谢的速度,当人体处于低耗高能状态时,就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体内部组织器官的不协调状态,保持生命内部及生命与外部的和谐、恒稳,延缓生命的寿限,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。

例如清代有个叫王之闲的人,中年以后即多病,夜不能睡,昼不能食,一日不药即病,不能起床,有熊君授以静坐,每次以一炷香为度。王依照他的说法,一月后的一天夜里,如法静坐,忽不自知,意得一寐,安睡而醒,有饥意,食后复睡,到第二天早晨才醒,醒后则大饥。王之闲用熊君教给他的静坐治愈失眠顽症。

现代实验证明,人入静后,交感神经兴奋减弱,同时通过神经体液影响,微循环毛细血管开放数量增多,从而改善了微循环功能。

虚静状态还有助于增强人们思维的敏捷性,直觉性,可以激发更大的创造力,可以引发“灵感”,调动人体潜在的特异功能。现代生理实验,通过对入静者脑电图资料分析发现,入静时,人体大脑内的有序能大大提高,无序能大大降低,有可能打通长期闲置不用的一些脑细胞的信息通道。

既然虚静如此重要,为什么古人又要强调运动?两者是不是矛盾呢?古人十分强调运动养生。《吕氏春秋》从“流水”、“户枢”上类推,人长寿的原因是运动。马王堆帛书上记载了最早的导引运动的图形。华佗创编五禽戏,后世还创造了八段锦、易筋经、太极拳等运动养生方式。

可见运动可以促使人体气血运行、百脉畅通、肌肉发达、关节灵活,增强抗病能力。两者比较,运动养生关注的是外部、动态的炼养方式,而虚静养神注重的是内部、静态的炼养方式,两者当然可以互为补充。但从本质上说,虚静养生更加重要,运动养生只能磨炼生命力度,而在延长生命的长度上却不如虚静养生。虚静养神追求生命力的内在提升,追求生命寿限的最大超越,改变机体内部的不协调,发挥机体潜能,最大限度地提高生命的有序度,因而可以长生久视。

虚静养神是在整个中华文化背景下产生的,与中华文化偏重体悟直觉禅定思维方式、偏重“慎独”的处世方式、偏向“深思”的为学方式息息相关、一脉相承。“虚静”可视为中华文化的本质特征之一。

上一篇:和谐地适应环境

下一篇:大德必得其寿的养生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