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医养生 >

从医食同源到服食补养

发布时间:2012-01-17 12:26:18 作者:百年养生网 出处:百年养生网
所在栏目:中医养生 中医养生

饮食一方面为口腹饱餐美味享受之资,一方面又为医药文化的源头之一,故食疗文化成为独秀的一枝,是与中国饮食文化密不可分的。

所谓食疗,即是以食物治疗疾病保养身体,达到健康的目的。“医食同源,药食同源”,这是中国千百年来流传之说,同时也是一个历史实践的过程和结论。

众所周知,《淮南子》等有“神农……尝百草之滋味,水泉之甘苦,令民知所避就。当此之时,一日而遇七十毒”。这一传说反映的是初民在寻食过程中分辨出可食之品和有毒之品。其之所“避”在避其毒,这一类便是“药”。其之所“就”即就可食之品,即食物。在这一时期,“药”与“食”是分隶的。所谓“药食同源”,应理解为源于同一发现过程。并不是食即是药,药即是食。这一分辨的功劳应归于“神农氏”,而神农氏实即农业最初发展时期的原始劳动人民。

作为“药”的特点是有毒。《尚书》说:“若药弗瞑眩,厥疾弗瘳。”可知如果没有毒性,是不能治愈疾病的。这也是最初的“以毒攻毒”观念体现,在此意义上“食”不是“药”。

但熟食可免腹胃疾病如前所言,食物对身体的强健作用,特别是酒发明以后对身体的兴奋和增力作用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因此到《周礼》时代,宫廷医师的职责,就总管食医、疾医、疡医、兽医,其中的“食医”是用饮食物为王家保健,即所谓“食医,掌和王六食、六饮、六膳、百馐、百酱、八珍之齐”。“食医”相当于今之所称营养医师。很显然,他已吸收了商汤伊尹调和饮食的原理,进一步发展为食疗的基本理论,用于营养保健,防止疾病,此可称为食疗的“食养”阶段。

“疾医、疡医、兽医”则为治病为主的医生,主要为“聚毒药以共医事”、“以五毒攻之”,这些都可视作药物治病的职责。但作为辅助,同时要“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”;“以五味节之”,“以酸养骨,以辛养筋,以咸养脉,以苦养气,以甘养肉,以滑养窍”;“药之养之食之”,可见疾医等医生兼有“食医的职责,也懂得“食养”的知识。”这样,食与药便成为相辅相成、共同治疗和保养身体健康的关系。《内经》有一很恰当的概括,将毒药治病与食养食疗结合起来。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说:“大毒治病,十去其六;常毒治病,十去其七;小毒治病,十去其八;无毒治病,十去其九。谷肉果菜,食养尽之,无使过之,伤其正也。”显然,这是食疗理论重大进步的结晶,也是对食疗作用的高度评价。

战国时期又正是神仙方士勃兴之期,服食养生为一时之盛。这本来是原始人类“灵魂不死”观念的延伸,变成了对“长生不死”的追求。西王母的“不死之药”和东海蓬莱仙岛的神仙故事成了人们向往的热门话题。这样,一些无毒而具健身长寿作用的药物(同时差不多也是食物)就发展起来,为食疗开辟出一个新天地,是为“食养”阶段的高度发展。

神仙方士之术又称黄老之术,用各种方法(如房中术也为其一)寻求长生不老的途径。他们编造黄帝乘龙登天,为长生不死之神仙;又说彭铿如何修身养生活到了800岁,号称“彭祖”;《楚辞》中说:“彭铿斟雉帝何飧,受寿永多夫何久长。”彭祖成了食疗之祖。秦始皇、汉武帝则有徐福、卢生、栾大等上言请往东海蓬莱三仙山求取不死仙药。《史记》“秦本纪”有“卢生说始皇曰:臣等求芝奇药,仙者常弗遇”。“汉武本纪”中也说到“复遣方士求神怪采芝药以千数”。可知不死仙药即是灵芝之类,于是芝类便成为食疗中的珍品。

据马王堆出土的《房中养生书》中秦昭王问王期,“人何处而寿可长?王期答曰:必朝日月而翕其精光,食松柏饮走兽泉英,可以却老复壮,曼泽有光”。文挚答齐威王,则说睡前饮美酒食韭菜,因为“草千岁者唯韭”,并受天地之气,可使目明耳聪,“苛疾不昌,筋骨益强,此谓百草之王”。而“酒者,五谷之精气也”,“以为百药由”。这些饮酒服松柏食韭菜之类,应是为增强房事功能而用,同时也被认为可以延年益寿。这样,药养食疗的品种又有了扩大。

不过,这些总体上还属食疗的初始阶段,没有什么理论可言,大多还混有迷信成分。《神农本草经》分上、中、下三品,其中的上品药实为神仙服食长生不死之药的总结,食养之品归到“药”的概念之下;“药”的概念也不再仅指有毒攻病之品了。中品药与下品药大多有毒,由于对其毒性、剂量、配伍等的知识大为增长,只要医家使用得当,就可做到无毒而效,因而也加入到食疗队伍中来。这样,药与食统一起来,食养与食疗合二为一。食疗也有了新的理论基础,可以大踏步前进了。

上一篇:运动性疾病的按摩疗程法

下一篇:食疗的理论奠基和进步